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宋小平生产质量培训老师

为提升民营企业管理而努力!

 
 
 

日志

 
 
关于我

高级经济师、统计师,生产质量管理专家,汽车行业资深管理顾问。国内多家知名培训网站特聘高级讲师。 原是内蒙古司法厅某局公务员,1993年调入烟台市某国有企业工作,后进入外资、民营、合资企业做管理工作。 擅长生产现场管理、质量管理和团队建设。

网易考拉推荐

走向衰败的农村和农业经济!你看懂了吗?  

2016-02-25 13:05:56|  分类: 时事言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摘自:手机微信《政商荟萃》杂志 ,2016-02-24  

走向死亡的故乡

每到过年,都有一群从未真的见证过真实农村的小知识分子含泪抒发着对于想象中乡村的思念,是没体验过农村生活的文艺青年滋生出了一种莫名的浪漫主义情结。把贫穷品德化,把落后浪漫化。其实,北上广有多么灿烂,农村就有多么腐烂。

连我自己也费解,在讯息如此发达、科技如此创新的现代社会里,为何这群人的生活竟会如此凄惨?可惜,这便是赤裸裸的人性,无论你愿不愿意,它都摆在那里,真实地发生,并伴随着时钟的摆动继续而又变本加厉!

这是装满了我童年记忆的故乡。多年来,故乡从未离开过我的视野,并因为爱它,才为它的人情嬗变而心疼,为生活在这里的村人遗憾而痛心。

这一切的爱与痛之中,自己无能为力,仅能摘录其中的片段,并筹划着有朝一日立此存照,记录民风遽变、一个村庄的死亡全程。

赌博盛行

村里的娱乐方式是略显单调的扑克与偎胡子。这个风气在长达20年中长盛不衰,年老者负责操持家务、照看孩子,而坐在赌桌上的是一群身强体壮的中年男女,和一群敢于下赌注的年轻人。

牌局会持续几个昼夜,直到把兜里的钱输光才肯回家。中途只停歇片刻,泡一碗方便面、吃几片面包或者撬开一瓶啤酒填肚子。为了就地取材、节约时间,这些赌局常设在小卖店中,赌家们一手捧着偎胡子,另一只手啃着面包。

春节期间,从年初一,直到月末,都是赌博最盛的时光。走门串亲的外地人多起来,新旧牌友们云集一决高下,上万元的输赢,说是“娱乐娱乐而已!”

 靠收取牌桌“台费”的老板,此时,比家里出了个状元还牛逼:“今年放出了几十万哩!”

虚荣攀比越来越强

放鞭炮在攀比。每年春节都要燃放爆竹,近些年来流行城市中常见的烟花。临近春节,每户农民无论穷富,都要购买烟花,每户花销少则三五百元,多则超过千元。一个村里的烟花爆竹会花费近100万!却舍不得其中的10分之1做慈善!

过生日做酒席在攀比,连死了人也要攀比谁家的排场大!死了人也不再是逝者的哀悼会,而是群魔乱舞的吃喝玩乐,比谁家子女多,谁又请了几套西乐、花鼓......

再无耕读传家

村内对子女的教育观,始终处在一种盲从和摇摆状态。不久前,一名在读大学生,被父母劝导准备中断学业,要么回家,或者选择留城务工。劝说的理由是一笔简单的农民账:“家庭条件不好,而且大学毕业后也不是分配,要自己去人才市场等着人要,这和打工没有太大区别。工作难找、赚钱又少,而读书又太费钱了,家里供不起。”

在村人的思维中,宗族传统权威早该被打破,唯有自身钱包很鼓的人,说出的话才具有分量,才能服众,才理应被推崇为德高望重。这种逻辑极为简单:有钱人,就是成功的,也一定是最正确的。--关注创业创富微信:CYCF99,带你创业致富。

 即将荒芜的土地

因为劳力限制,村庄里的耕种方式,这些年来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田地旱种,土地全靠农药肥料支撑,荒芜的田土越来越多......

目前还有老一辈的村民苦苦支撑,往后的发展,基本可以说,年轻人不会种地了,自然和人争夺田地的较量,将会以自然的胜利而告终。当然,人退林进,也未必不是好事,但村庄的衰落,将是不可避免的趋势。

日渐凋零的老一辈

这也是一个局限的天地。四面深山环绕,只有一条水泥路通向乡镇,很多村民,一生未出远门,还有更多的老人,没读过一天书,一辈子没走出大山、出过县城。

没见过世面的老人,却是大山中最后一批宽厚仁慈之人。可惜,这些老人越来越稀缺了,老人们也都渐次过世了。

乡土是否还可以重建?

中国的多数乡村已被城市化的步伐碾压的“空心化”,很多人在为消逝的乡土文明而呼吁反思,这是因为它走的太快、把文明丢的速度过快。而故乡,它却在飞速发展的时代中,因为笨重的身躯和闭塞落后,走的太慢了。

乡村的衰败确实是一个趋势,并且越来越严重,而其中的关键原因,就是乡村的各种资源(尤其是人才)源源不断地流向城市,而向农村反馈的,虽然有,但远远不及流出的多,长此以往,就导致了牺牲乡村以繁荣城市的格局。

留住人才是关键。人口越是外流,尤其是优秀的人才的外流,越是导致城乡之间失去平衡,而物质资源是随人口而流动的,于是出现了物质追随人口而去的趋势,不是有很多的农民,千辛万苦培养一个大学生,结果孩子大学毕业了,留在了城市,还需要父母省吃俭用,凑钱帮助买房子吗?或者退而求其次,如上所述,在镇上或县城也要买个劣质的廉租房吗?

这就是人与物一并流向了城市,正应了费孝通那句话,“乡间把子弟送了出来受教育,结果连人都收不回”。不仅大学生不会再回来,就是目前在乡村教书的教师,乡村医生,也想尽办法到县城,甚至更大的城市。在这样的洪水冲刷下,乡村的田野能不越来越贫瘠吗?

重视地方是留住乡村人才的关键。演变到今天这个局面,似乎都是市场的作用,确实,不能否认市场再配置资源上的巨大作用,也不能否认其合理性。但我们应该看到,我们从正式体制到一般社会心理,都只强调中枢的作用,从区域发展来说,城市分为各个不同的层次,从一线到三线四线,最后无足轻重的就是乡村了,反过来,人口也就向高层次城市流动,在小城市都不够气壮,更遑论乡村了。直白的说,就是乡村没有机会,没有地位,没有希望,而这不仅仅是市场决定的。

这就要求乡村医生、教师乃至一切乡村人口,都有机会在本地获得一个受人尊重的、体面的生活。而机会来自制度的安排,一方面,要让人才愿意下基层,一方面,要有一种机制,让在大城市里工作的优秀人才,有机会为家乡做贡献,有些地方的乡贤委员会的组织,是值得借鉴的。只有人们将眼光盯在地方,从地方就可以找到安身立命之所,而不必一定到中心(镇上、县城、省城、北上广等)才能得到认可,人才的分布才会趋于相对均衡。

编后话:读了这篇文稿以后深深触动了我对农村、农场的思念。我从小是在内蒙古保安沼地区的乌兰国营农场长大的,从小也曾跟随爸爸、妈妈多次回祖籍山东省乳山市崖子镇的山西村,并曾经在村里的小学和崖子镇的初中度过了几年的读书生活。在我刚参加工作的20世纪70年代内,曾经目睹了内蒙古乌兰农场的繁荣与兴旺;2014年因私事我曾经再次返回内蒙古乌兰农场,亲眼看到了农场的衰败与凋零,人口大幅减少、农田耕地荒芜或转租给外来人耕作,牲畜与家禽的饲养规模全面萎缩、锐减,农场办工业除粮油加工业外,其他工业生产项目几乎全部破产、倒闭,科技人才严重外流;。。。。。

     农业是国民经济的基础产业,是农村亿万农民赖以生存的根基;粮食生产与农业经济是确保民族兴衰、国家安全、社会稳定的基础。工人和农民是支撑我们国家社会稳定与发展的根基,工人和农民也是中国共产党赖以依靠的社会基础。任何时候都不能离开农民和农业经济的支撑作用。拯救、振兴农业、农村和农场经济任重道远,危机就在面前,已经刻不容缓!

  评论这张
 
阅读(4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